大福彩票

政企协同破解海外园区融资难题

主持人张凡:欢迎各位嘉宾参与本次“经贸会客厅”栏目的线上沙龙。在《中国贸易报》之前刊发的文章《莫要轻看发展海外园区的战略意义》中就提到,建设运营好海外园区是树立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样板,更是提升中国软实力影响力的重要手段;海外园区是目前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抓手,更是中企走出去的落脚点;海外园区的发展将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贡献力量。由此看来,建设好海外园区意义十分重大。但对于海外园区的实施企业而言,却面临着比较尴尬的局面,建设海外园区还存在着融资难、招商难等问题。对此,我们邀请到了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高级官员毛天羽,广西农垦对外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印尼经贸合作区有限公司董事长范志明,未来集团总裁尹以桥,印度中国工业园建设运营方——中微小(成都)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可今等嘉宾来讨论海外园区如何破解融资难的话题。

范志明:首先感谢《中国贸易报》对中国·印尼经贸合作区的关注关心。历经十余年的建设运营,我们的合作区于2016年一举通过商务部、财政部的境外经贸合作区确认考核,正在成为“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中国企业拓展东南亚市场、寻找国际产能合作项目落脚点。目前,我们正在尝试利用境外项目所在国的中资金融机构,如信保银行等盘活境外资产,以国内母公司担保方式解决资金问题,打破了传统内保外贷的融资方式。当前,境外中资金融机构对我们园区建设十分支持,业务正在洽谈当中。

毛天羽:我认为,海外园区的成功与政府的支持密不可分。非洲的园区与中国的园区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中国园区主要是政府搭台,而非洲政府相对来说能力有限,只能提供土地和优惠政策,而且很多政策的落实还存在困难。同时由于主权债务影响,目前很多非洲政府都面临融资困难,这给园区建设带来一定的挑战。所以在海外园区建设这件事情上,中国政府还是应该加大支持力度。

例如,在埃塞俄比亚的东方工业园更多是依靠自身水泥厂的滚动利润逐渐发展起来的。作为在埃塞俄比亚的第一个工业园,东方工业园得到了埃塞俄比亚政府和中国政府的相应支持。比如说他们在验收合格后,应该是得到了商务部的境外园区补贴。现在,我对尹总目前考虑的小型专业化园区的发展模式比较看好。

尹以桥:我在非洲经营了20多年,一直以工程、贸易为主,建设工业园区也只是刚开始尝试。目前,我有几个观点还请各位指正。第一,海外园区要成功,投资主体在所在国得有实力。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可以锦上添花,但雪中送炭的机会较少。这是由金融机构的诉求决定的:资金要安全,要合理回报。第二,政府支持是海外园区成功的必要条件。政府不支持,银行等金融机构也不会支持,入驻企业或有入驻意愿的企业便没有信心,所在国政府也会不重视,甚至时不时找麻烦。第三,宏观环境很重要,中国与所在国友好关系的可持续性、所在国政治和安全状况、所在国经济成长性等都是海外园区能否成功的重大变数。

在这个认识的基础上,我们莫桑比克丝路工业园项目计划分三步走:第一步,股权融资,与志同道合的企业共同投资运营园区平台,同时在园区内直接投资两到三个生产项目,激活整个园区。第二步,寻求双边政府支持。莫桑比克工业基础相当低,我们以推动工业化、出口创汇、解决就业等为诉求,寻求获得园区特殊优惠政策。对于我们所在的湖北省,希望把园区打造成为湖北企业在非洲工业园示范园区。第三步,债权融资,整合园区资产,必要时整合合作伙伴国内资产,打包向中非产能合作资金、中非发展基金等机构融资。同时启动园区招商,用国内园区传统方式从拟入驻企业处筹集部分资金。

王可今:我有两个建议。一是中国政府对企业走出去的引导有待继续加强。目前,在印度的日资企业比中资企业更容易在印度落地,投资也能够获得更好的回报,这很大程度上是益于日本政府引导下的有序扩张政策。成立于1961年由日本政府出资承担援外事务的日本海外协力基金,主要对日本海外企业进行贷款或直接投资。海外协力基金的利息低、期限长、条件优惠,利率原则上是0.5%,特殊情况可再低些,期限一般不超过20年,特殊情况也可在20年以上。在该基金的支持下,目前,日本已经在印度建有10多个工业园,使日本企业进入印度非常便利,也取得了很高的市场份额。而中国企业,特别是民企,缺乏全球化运作的能力,基本没有享受到印度的政策红利,仅仅享受到了人口红利。中资企业现在还是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缺少统一的平台得到扶持和赋能。

二是海外中资银行的运行机制需要适应中企海外发展的需要。目前中资企业内保外贷很难操作,银行的支持力度还不够;企业在境外的资产,比如土地等,在印度的中资银行也不接受以此抵押或质押等。

张凡:谢谢各位的精彩观点。经过讨论,我们逐渐认识到,海外园区融资难并非一种“疾病”,而是“某种疾病所表现出的症状”,这需要从加大我国政府在宏观层面支持、企业提高自身的发展实力、引导金融机构服务要跟上等多个方面着手解决。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